三公牛牛红包

蔬菜 >>
 
位置:农村致富经 >> 蔬菜 >> 蔬菜种植视频 >> 浏览文章

[致富经]陈学亮:小伙老汉对着干 一年收入2000万

2017年10月13日 来源:CCTV7 作者:致富经
内容摘要:[致富经]陈学亮:小伙老汉对着干 一年收入2000万  视频来自:CCTV农广天地[致富经]小伙老汉对着干 一年干出2000万 20171012他的粉丝有很多,他的对头也不少。一边壮小伙儿,一边倔老汉,丰收时节对着干,一年干出2000万!新疆
 

[致富经]陈学亮(liang):小伙老(lao)汉(han)对(dui)着干 一年收入2000万(wan)  视(shi)频来(lai)自:CCTV农(nong)广天地

[致富经]小伙老汉对着干 一年干出2000万 20171012

他的(de)粉丝(si)有很(hen)多(duo),他的(de)对头也不少(shao)。一(yi)边壮小伙儿,一(yi)边倔老汉,丰收时节对着干,一(yi)年干出2000万!

新疆维(wei)吾尔自(zi)治(zhi)区和硕(shuo)县(xian)乃(nai)仁克尔乡

乔龙(long)巴特和他的家人今(jin)天(tian)要给羊洗澡。

他们把羊赶过(guo)这个水沟(gou),水沟(gou)里有祛除螨(man)虫的(de)药水,羊游过(guo)去(qu),就算是洗澡除螨(man)。羊一年要洗两次澡,可羊儿们看上去(qu)似(si)乎(hu)并不喜(xi)欢这样的(de)洗澡方式。

他叫陈学亮,今天(tian)来买羊(yang),他从县城(cheng)大(da)老远过来,就(jiu)是因(yin)为乔龙巴特的(de)羊(yang)不一般。

这(zhei)种羊叫巴音布鲁克羊,是新疆本地(di)品种,主要特点(dian)是大部(bu)分羊的(de)(de)头颈部(bu)为黑(hei)色(se),其他部(bu)位为白色(se)。巴音布鲁克羊的(de)(de)口感肉质(zhi)都(dou)很好,可是这(zhei)几年养殖的(de)(de)人越来(lai)越少,而这(zhei)都(dou)是羊的(de)(de)屁股惹得祸。

记(ji)者(zhe):黑(hei)头羊。

陈学亮:看(kan),这么(me)小的羊(yang)就有多(duo)大一个尾巴,你捏捏。

记者:手感太好了。这个(ge)好有趣啊。

陈学(xue)亮:我们这种(zhong)巴音布鲁克羊一(yi)般情况(kuang)下,宰下来大一(yi)点能到20多(duo)公斤,小一(yi)点的只有十几公斤,出肉。

记者:出肉低,这(zhei)还有这(zhei)么(me)大一(yi)块(kuai)肥肉。

陈(chen)学(xue)亮:还(hai)包(bao)括这么大(da)一块(kuai)肥(fei)肉(rou),就是一整(zheng)块(kuai)的(de)大(da)肥(fei)肉(rou)。

记者:等它长大之后(hou)这块肉有多少。

陈学(xue)亮:绝对(dui)有两(liang)公斤。

记者:两公(gong)斤(jin),四(si)斤(jin)肉(rou)。

陈学亮:如果(guo)在你们城(cheng)里把它(ta)分割(ge)开来卖,没人(ren)要这个尾巴,那么进这个肉(rou)的(de)批(pi)发商就面(mian)临(lin)亏(kui)损100多元(yuan)钱,2公斤的(de)肉(rou),一个羊亏(kui)损100多元(yuan)钱很厉害的(de)。记者(zhe):对,怪不得大(da)家(jia)都不愿意羊。

陈(chen)学(xue)亮:所以说它效益不(bu)好。

既(ji)然这种羊(yang)的(de)效益不好,陈学亮(liang)(liang)为啥还要养呢?陈学亮(liang)(liang)告诉记者,别人(ren)养可能不赚(zhuan)钱,但是他养就(jiu)一定赚(zhuan)钱。陈学亮(liang)(liang)为啥敢这么(me)说?

今(jin)天,陈学亮带着记者去看他的宝(bao)贝,他告诉记者,有了这些(xie)宝(bao)贝,养羊就(jiu)能赚钱。

等我们到(dao)了目(mu)的地,却早有不速(su)之(zhi)客在那里(li)。

陈学亮:你(ni)是这打(da)捆的老板(ban)吗?我不让(rang)(rang)老孙(sun)卖草(cao),不让(rang)(rang)老孙(sun)卖草(cao),你(ni)让(rang)(rang)他给草(cao)打(da)掉了?

买(mai)买(mai)提(ti):早就(jiu)卖(mai)上了(le)。

陈(chen)学亮:你啥时候把(ba)钱给(ji)他的?

买买提(ti):一个月了。

陈学(xue)亮:一个月了。

他叫(jiao)买(mai)买(mai)提,是草(cao)料收购(gou)商,这块地(di)的谷草(cao)已经(jing)被他买(mai)走了。

陈(chen)学亮:他55元(yuan)一亩地卖的。

买(mai)买(mai)提:55元(yuan)一亩地。

谷草(cao),就是谷子收割谷穗之后,剩下(xia)的(de)秸秆等茎叶部分的(de)通称。

这块地(di)(di)是(shi)陈学(xue)亮种植合作(zuo)社(she)一个社(she)员的,早在几个月前,陈学(xue)亮就和所有社(she)员打(da)过招呼,谷子(zi)收割(ge)之后,地(di)(di)里的谷草不能(neng)卖,可这块地(di)(di)的种植户还(hai)是(shi)偷偷卖掉了。

陈(chen)学(xue)亮:这(zhei)些家伙,真(zhen)的,给他(ta)们说了这(zhei)草不卖(mai)不卖(mai),结果他(ta)们都卖(mai)了,又偷偷摸(mo)摸(mo)打了捆就(jiu)卖(mai)了。

陈学(xue)(xue)亮(liang)又气(qi)又急(ji),如(ru)果当初(chu)自己不(bu)种(zhong)(zhong)(zhong)谷(gu)子(zi),现在(zai)也不(bu)会操这么多(duo)心。陈学(xue)(xue)亮(liang)是新疆(jiang)(jiang)和(he)硕本地人,2011年(nian),河北省张家口市的(de)援(yuan)疆(jiang)(jiang)干部在(zai)和(he)硕县推广种(zhong)(zhong)(zhong)植(zhi)张家口市农科(ke)院的(de)张杂谷(gu),当时还是做农资公(gong)司(si)的(de)陈学(xue)(xue)亮(liang)觉(jue)得是个机会,就(jiu)承接下来(lai)搞(gao)合作社(she)种(zhong)(zhong)(zhong)植(zhi)。谷(gu)子(zi)由社(she)员种(zhong)(zhong)(zhong)植(zhi),陈学(xue)(xue)亮(liang)统一回(hui)收。几(ji)年(nian)下来(lai),合作社(she)种(zhong)(zhong)(zhong)植(zhi)面积(ji)从500亩扩大(da)到1万3千亩,社(she)员从几(ji)户(hu)(hu)扩大(da)到150多(duo)户(hu)(hu)。地大(da)了(le)(le),人多(duo)了(le)(le),就(jiu)不(bu)好管理了(le)(le)。就(jiu)拿(na)谷(gu)草来(lai)说,陈学(xue)(xue)亮(liang)一打(da)听,已经(jing)有好几(ji)户(hu)(hu)社(she)员都私下把谷(gu)草卖了(le)(le)。

陈学亮:让你不要卖不要卖这个草(cao),你咋硬是(shi)把草(cao)卖掉了。

社(she)员(yuan):今(jin)年草(cao)好价钱啊,不卖干啥呢(ni),留着我们没(mei)用。

孙明国:收(shou)割机等着要钱呢。

陈学亮:你(ni)(ni)问题是这草(cao)后(hou)面可能卖(mai)的价格更好(hao)。你(ni)(ni)们(men)现在,就去年卖(mai)便宜了你(ni)(ni)们(men)觉(jue)得亏了是吧。

孙(sun)明(ming)国:我(wo)们今年也可以(yi)。

他(ta)叫孙明国,今年48岁,就是这块(kuai)地的种植户(hu)。

记者:您这(zhei)鞋是手工(gong)做(zuo)的吗?

孙明(ming)国(guo):手工(gong)做的,老百姓穿这个鞋多。

记者:谁(shei)给(ji)您(nin)做的?

孙明国(guo):老婆子自己做(zuo)的(de)。

记者(zhe):老婆(po)做的。真好(hao),舒(shu)服吧(ba)?

孙明国(guo):可以,舒服(fu),挺舒服(fu)。今年草的价(jia)(jia)钱好,草的价(jia)(jia)钱好,赶紧卖掉以后把收(shou)割(ge)机的钱给掉,人家急着(zhe)要走。

今(jin)年(nian)的谷草(cao)价格高,老孙(sun)和(he)几个种(zhong)植户(hu)就赶忙把(ba)草(cao)卖了。

记者(zhe):明年能(neng)不能(neng)听他的?

孙明国:等(deng)明年(nian)(nian)了,等(deng)到明年(nian)(nian)再说了。

记者:再说了(le)。

陈(chen)学(xue)亮:既爱又恨,他每年能打500多公斤,愿意种谷子的人就(jiu)越来(lai)越多,因(yin)为赚钱嘛,但(dan)是在(zai)有些(xie)新东西的推广各方面(mian)来(lai)说,他老是站在(zai)比较保守(shou)的那一面(mian)。

 

老孙(sun)是把种地好手,几(ji)乎年年是社里的(de)亩产冠(guan)军,可(ke)同时,老孙(sun)根本不听(ting)合作社负责人陈学亮(liang)的(de)指挥(hui),自己想干啥就干啥。私自卖掉谷草(cao)的(de)都是像老孙(sun)这样年龄较(jiao)大的(de)人,反而合作社里的(de)年轻人都很听(ting)陈学亮(liang)的(de)话。

记(ji)者:你的(de)谷草卖没(mei)卖?

刘(liu)亚民:没有。

小站:我们没这个想法,因为陈(chen)总提(ti)前说好了。

记者:你卖(mai)了吗?

赵(zhao)恒:我没卖,这就是我的地。

合作社(she)的种植户有(you)一百五十多户,很(hen)明显地分成了新老(lao)两(liang)派,这(zhei)两(liang)派人今(jin)年更是(shi)较上了劲。

记者:你们(men)的优(you)势(shi)是啥?

农(nong)户:我们(men)毕(bi)竟(jing)比他(ta)们(men)能干。

孙明国:他们年轻人还是有(you)魄力,说(shuo)实话(hua)有(you)魄力,有(you)胆量。

记者(zhe):你们的(de)优(you)势是(shi)啥(sha)呢(ni)?

孙明国:我们(men)(men)的优势(shi)就是,总的说(shuo),产量比他们(men)(men)稍微高一点。

说到种(zhong)地,还(hai)是老(lao)(lao)(lao)孙(sun)他(ta)们(men)经验丰富。陈学(xue)亮心(xin)里也(ye)明白,老(lao)(lao)(lao)孙(sun)这样(yang)的(de)老(lao)(lao)(lao)一辈心(xin)里不服他(ta)这个80后(hou),就像今年春天播(bo)(bo)种(zhong)(三声(sheng))的(de)时(shi)候,陈学(xue)亮大力倡导社员们(men)使用新的(de)播(bo)(bo)种(zhong)机,可(ke)老(lao)(lao)(lao)孙(sun)那些老(lao)(lao)(lao)一派就是不用。

新的播种(zhong)机能够(gou)做(zuo)到精确播种(zhong),一(yi)亩地只用(yong)180克(ke)种(zhong)子,而老式的播种(zhong)机一(yi)亩地至少要用(yong)300克(ke)种(zhong)子。

陈学亮(liang):以往的(de)种(zhong)子是(shi)那种(zhong)挖(wa)(wa)(wa)的(de),它也不(bu)知道(dao)挖(wa)(wa)(wa)多少(shao),挖(wa)(wa)(wa)的(de)多就挖(wa)(wa)(wa)一二十粒(li),挖(wa)(wa)(wa)的(de)少(shao)挖(wa)(wa)(wa)5,6粒(li),但是(shi)我(wo)们现在这种(zhong)就是(shi)三(san)个眼,在吸盘(pan)上面,当它路过谷子的(de)时候就把三(san)个谷子吸在上面。

记者(zhe):就是一(yi)穴里只放三个种子(zi)。

陈学(xue)亮:只放(fang)三个种子。

记者:之前老(lao)式的播(bo)种机呢?

陈学亮:有些(xie)时候二三十个(ge),如果中间再一停(ting),里面下去一把(ba)的事情都有。

陈学亮花钱卖新播种(zhong)机就是(shi)为了能让社(she)员们省下种(zhong)子(zi)钱,可是(shi)以老(lao)孙为代(dai)表的老(lao)一(yi)派怕(pa)种(zhong)子(zi)少,不出(chu)苗,就是(shi)不用。

孙明国(guo):我(wo)们(men)是(shi)用300克,我(wo)觉得(de)老式播种机用的还是(shi)放心一些。它用种子(zi)多,出苗就多。

农户:有钱买种(zhong),没(mei)钱买苗。

除了(le)不用(yong)新(xin)式(shi)播种(zhong)机,老(lao)孙他们在今年(nian)种(zhong)植谷子的品种(zhong)上也不听(ting)陈(chen)学亮的话。

以前合(he)作社(she)都是种植张杂(za)谷5号,今年陈学(xue)亮倡导社(she)员们种新品种13号,因(yin)为(wei)他(ta)觉(jue)得这个新品种口感更好,市场价会卖(mai)得更高。可老孙他(ta)们说没(mei)种过(guo)新品种,怕产量低(di),就是不种。

记(ji)者:为(wei)啥他跟你说种13号这么(me)好(hao)那么(me)好(hao),你就是不(bu)种呢?

孙明(ming)国:我(wo)不相信啊,我(wo)说那(nei)年我(wo)种的是5号,产量可以。

记(ji)者(zhe):今年还种5号。

合作社(she)里(li)年(nian)龄稍(shao)大(da)的都(dou)种(zhong)了(le)(le)老(lao)(lao)品(pin)种(zhong),而年(nian)轻人(ren)都(dou)种(zhong)了(le)(le)新(xin)品(pin)种(zhong)。陈(chen)学(xue)亮(liang)坚信(xin)新(xin)品(pin)种(zhong)更(geng)有市(shi)场竞争力,为了(le)(le)说服老(lao)(lao)一派,陈(chen)学(xue)亮(liang)就和(he)老(lao)(lao)孙(sun)他(ta)们约定,如果年(nian)轻人(ren)这边的亩产高于老(lao)(lao)一辈人(ren),那么(me)老(lao)(lao)孙(sun)他(ta)们不(bu)仅要买羊(yang)请客,以后还要听陈(chen)学(xue)亮(liang)的话,反过来,如果今年(nian)陈(chen)学(xue)亮(liang)他(ta)们输了(le)(le),那么(me)老(lao)(lao)孙(sun)他(ta)们以后可以继续按自己的想法干。

今年的(de)(de)1万(wan)3千(qian)亩地基本(ben)都(dou)(dou)收(shou)割完了,种植老品种的(de)(de)老孙(sun)亩产最高是550公斤,而(er)种植新品种的(de)(de),目(mu)前最高的(de)(de)亩产只有(you)480公斤。陈学亮(liang)想要赢老孙(sun),希望都(dou)(dou)落在(zai)了最后一块没有(you)收(shou)割的(de)(de)地上(shang)。

陈学亮:但愿这块地能够超过老孙,如果超过了老孙,那么明年在推广一些新产品新技术上面,对付这帮老顽固就更有信心了。这是我今年最后的希望。

记者:沉甸(dian)甸(dian)的。

陈学亮:对,你捏捏这谷(gu)穗很结实(shi)。

记(ji)者:这(zhei)是你(ni)今(jin)年最(zui)后的希望。

陈学亮:对。

记者:你(ni)预测一下这个亩产能达到多少,按这个状况来说的(de)话。

陈(chen)学亮(liang):我估计想(xiang)超(chao)过老孙还是比较困(kun)难。但是也能达到个478,480公斤吧。

陈学(xue)亮觉得(de)形势不容乐观,跟老孙他们的比赛,结果很可能就是自己买羊(yang)请客。

这边的亩产比赛还没个(ge)结果的时候,陈学(xue)亮又要(yao)操心(xin)了。原来,社(she)里几个(ge)年轻的种植大户要(yao)去和农机手谈(tan)判,非要(yao)带着陈学(xue)亮一(yi)起。

农户:我还给他找了800亩地呢(ni)。

陈学(xue)亮:运(yun)费的事(shi)情,你们(men)商量这个(ge)事(shi)情。

农户:钱赚(zhuan)了(le)还要(yao)把你(ni)们(men)(men)(men)的(de)运费(fei)给(ji)你(ni)付,我们(men)(men)(men)从(cong)来(lai)也没听(ting)过(guo)这样的(de)事情。你(ni)们(men)(men)(men)说(shuo)对(dui)不对(dui),哪有(you)说(shuo)老百姓过(guo)来(lai)让你(ni)们(men)(men)(men)收割东(dong)西,赚(zhuan)了(le)我们(men)(men)(men)的(de)钱,还要(yao)让我们(men)(men)(men)把你(ni)的(de)运费(fei)再给(ji)你(ni)们(men)(men)(men)。我从(cong)来(lai)没听(ting)说(shuo)过(guo)这样的(de)事情。

农机手:当时我(wo)们(men)是不会过来的(de)(de),你们(men)不答(da)应这个事我(wo)们(men)不过来。陈总打过几次电(dian)话(hua),我(wo)们(men)说太远(yuan)了,我(wo)们(men)现在割麦子的(de)(de)。

原来(lai),这(zhei)(zhei)个(ge)农(nong)机(ji)手(shou)当初(chu)从伊犁过(guo)(guo)(guo)来(lai),说路不(bu)好走,收割(ge)机(ji)开不(bu)过(guo)(guo)(guo)来(lai),必须(xu)用车拉,这(zhei)(zhei)1万(wan)5千元的(de)运费需要合作社(she)承担,社(she)员们本来(lai)答应(ying)了,可过(guo)(guo)(guo)几(ji)天另一队(dui)农(nong)机(ji)手(shou)也从伊犁过(guo)(guo)(guo)来(lai)收割(ge),他们是把收割(ge)机(ji)直接(jie)开过(guo)(guo)(guo)来(lai)的(de),不(bu)需要运费,这(zhei)(zhei)一下,社(she)员们心里不(bu)平衡了,就带着陈学(xue)亮找(zhao)农(nong)机(ji)手(shou)理论。

记者:他们说有另(ling)外一辆车人家(jia)能自(zi)己(ji)开(kai)过来。

农机(ji)手:能自己开(kai)过来,人家能开(kai)过来,我们开(kai)不(bu)过来。

农户(hu):咋(za)能开不过(guo)来,都是(shi)一个地方的。

农机手(shou):一个地方的(de),人家胆大,我们(men)胆小(xiao)。

农(nong)户:走着同样的路(lu)。

农(nong)机手:说(shuo)实话(hua)。你现在就是(shi)把运费给我(wo)(wo)(wo),让我(wo)(wo)(wo)开上走我(wo)(wo)(wo)也不去(qu)。我(wo)(wo)(wo)宁可不要运费我(wo)(wo)(wo)也不开上去(qu)。

农户:现在也是(shi)他(ta)毕竟(jing)赚了我们那么多(duo)钱,4000亩地差(cha)不(bu)多(duo)够了。

记者:4000亩地他(ta)们能赚多少(shao)钱。

农户(hu):4000亩地,现(xian)在我(wo)们是60元(yuan)一亩,4000亩地的话(hua)24万。

记(ji)者(zhe):赚走24万了。

农户:还要拿1万(wan)5千元的运费。

农机手:他们割了才3000多亩地。这个割完3000多一点。

记者:又(you)给你(ni)找(zhao)了800亩(mu)吗?

农机手:800亩现在是,人家还订(ding)下机子了,还有别(bie)的(de)机子要(yao)来。

陈学亮(liang):我(wo)们定(ding)了,就(jiu)不(bu)让他们来。

记者(zhe):那你们现在能保证(zheng)让人家多割点(dian)地吗?

农户(hu):他要不走的(de)话肯(ken)定能保证。

记者(zhe):如果你这个地能多割,那运费(fei)你还要吗?

农户:如果割个四五千亩就(jiu)不(bu)要。

最(zui)后,社员(yuan)们保证(zheng)这队农机(ji)手能割够4000亩地(di),合作社就不再承担运费了。

农机手:那反正保证我(wo)的(de)800亩地要,但是(shi)我(wo)的(de)车(che)不能停,车(che)停着等着,那我(wo)不干。

 

记(ji)者:就(jiu)连(lian)着,连(lian)上,跟这片地连(lian)上,就(jiu)不要(yao)运费了。

陈(chen)学亮:这(zhei)个可以。

记者:行(xing)吗?大家(jia)都满意(yi)吗?

农户:行。好(hao)。

陈学亮:肯定还得让(rang)你(ni)割,这话(hua)我说的对不对。

农机手:对。

陈学亮:这样对(dui),那就行,那就再不说了这个事情,那就到这。行了啊。

这(zhei)头刚(gang)谈判(pan)成功,陈学亮又马(ma)不停蹄(ti)地赶去(qu)催工,因为这(zhei)事(shi)关今年的财(cai)富大计(ji)。

陈(chen)学亮(liang):还(hai)有多(duo)少天能(neng)完(wan),我都急得不(bu)行, 你看这到处(chu)都是粮食。

陈学亮(liang)的(de)(de)加(jia)工(gong)厂正在安装新的(de)(de)碾米生产线,可是(shi)因(yin)为种种原因(yin)工(gong)期延误(wu)了十多天,这边收割好(hao)的(de)(de)谷(gu)子(zi)等着加(jia)工(gong),陈学亮(liang)急得不(bu)得了。

谷子,古代称之为稷或(huo)者是粟,现(xian)代人一般称之为小(xiao)米。

从(cong)地(di)里的(de)谷(gu)子到(dao)餐桌的(de)小米,要经过播(bo)种,收割,清选(xuan),去壳(qiao),抛光等一系列过程。

今(jin)年这套新的碾米设备花了(le)400万,陈学亮之所以下这么大的本,是(shi)因为他相信,这套设备加工出来的小米,价(jia)格能提高三分(fen)之一。

陈(chen)学亮:首先(xian)第一(yi)步是脱去大壳(qiao)(qiao),就是像现在(zai)这(zhei)(zhei)堆(dui)谷(gu)子,它通过摩(mo)擦,它相互之(zhi)间的摩(mo)擦,把这(zhei)(zhei)个大壳(qiao)(qiao),看,看出来了(le)吗?

记者:白色的是(shi)壳(qiao),黄的是(shi)小米。

陈学亮(liang):这里面黄色的是小米。

之前的碾米(mi)设备,通过(guo)摩擦把谷子(zi)去壳抛光,这个(ge)过(guo)程(cheng)温度(du)都会超过(guo)40度(du),这个(ge)时(shi)候小(xiao)米(mi)里(li)的微(wei)量元(yuan)素就会随着油脂的渗出(chu)而流失(shi)一部分。

而这套(tao)新设备能做到(dao)在碾(nian)米(mi)(mi)的(de)时候保持低温(wen)(wen),油(you)脂不会随(sui)着温(wen)(wen)度升高而渗出,很多微量元(yuan)素就留在了小米(mi)(mi)里。陈学亮打算(suan)等今(jin)年的(de)小米(mi)(mi)加工(gong)出来(lai)之后去做检测(ce),如果各(ge)项(xiang)指标按(an)他的(de)预想那样,他的(de)小米(mi)(mi)价格将会提高三(san)分(fen)之一。

把小米的(de)价格提高三分之一,这么好的(de)事情,陈学亮之前(qian)想都不(bu)敢想,而他(ta)之所以要这么做,完全是被逼出(chu)来(lai)的(de)。

就在2015年(nian),陈(chen)学亮(liang)跟社(she)(she)员签定(ding)合同(tong),收(shou)(shou)购谷(gu)子(zi)的(de)保底价(jia)是4元钱一(yi)(yi)公斤,按(an)照(zhao)(zhao)之前几年(nian)的(de)市场价(jia),陈(chen)学亮(liang)和社(she)(she)员都有得赚。可到(dao)了9月份(fen),谷(gu)子(zi)丰(feng)收(shou)(shou)之后,小米市场价(jia)突然暴跌,一(yi)(yi)个(ge)月之内从8元钱一(yi)(yi)公斤跌到(dao)了不(bu)到(dao)5元钱一(yi)(yi)公斤,这(zhei)样一(yi)(yi)算,陈(chen)学亮(liang)如(ru)果还是按(an)照(zhao)(zhao)4元一(yi)(yi)公斤收(shou)(shou)购社(she)(she)员们的(de)谷(gu)子(zi),那么他自己至少要赔200多(duo)万。

记者:这(zhei)一年正常来(lai)说你(ni)应该计划自己能收入(ru)多少钱(qian)。

陈(chen)学亮:最少要收入到500万以(yi)上吧(ba),利(li)润(run)。

记者:本来(lai)这个帐算的(de)特别美(mei)。

陈学亮:我当时计算,只(zhi)要小米的价格不掉到(dao)6元5角(jiao)钱之内,我就能赚那么多钱。

记者:结果什(shen)么时候开始掉价。

陈学亮:从新(xin)米(mi)一下(xia)来(lai)就开(kai)始,止不住地往下(xia)掉(diao)。

小(xiao)米市场持续跌价的一个(ge)月(yue)(yue),是陈学亮(liang)最难(nan)熬(ao)的一个(ge)月(yue)(yue)。那时(shi)候有人劝(quan)他,可(ke)以跟社员(yuan)(yuan)们商量降价收购,而(er)且(qie)还有一部分社员(yuan)(yuan)没签合(he)同,只是口头协议,陈学亮(liang)完全可(ke)以不(bu)收他们的谷子。

妻子:要是(shi)我的话(hua),你看,如果(guo)是(shi)签了合(he)同(tong)(tong)的,那(nei)肯定是(shi)按照(zhao)合(he)同(tong)(tong)走,那(nei)没签合(he)同(tong)(tong)的,大家可(ke)以商量一下,是(shi)不是(shi)。但(dan)是(shi)他不是(shi)那(nei)样的人。

记者(zhe):没签合同的那些占到(dao)了(le)多少。

陈(chen)学亮:也有(you)百分之(zhi)六七十,这里没(mei)有(you)第(di)二(er)个(ge)小米加工企(qi)业,如果(guo)我不收,就没(mei)有(you)别人收。

最后(hou),陈学亮还是按照原价4元钱一公斤收(shou)购了(le)社(she)员(yuan)们的谷(gu)子(zi),无论签(qian)合(he)同的还是没签(qian)合(he)同的,都(dou)是如此。

陈学亮:咬牙挺住,不管怎(zen)么样,我还是(shi)按4元(yuan)钱(qian)结(jie)帐,不管外面的市场降到(dao)多低,我还是(shi)坚持按4元(yuan)钱(qian)给(ji)老百姓结(jie)帐。

赵恒:就陈(chen)学(xue)亮他赔钱(qian)了(le),我们没(mei)赔钱(qian)。

夏(xia)小站(zhan):陈总都赔钱了,怎么(me)结(jie)帐啊,最后一分不少全部都给了。

孙明国:说到做到。

记者:说到做到。

孙(sun)明国:把我(wo)们的(de)钱给结掉了,我(wo)就(jiu)说可(ke)以这个人(ren)。

陈(chen)学亮感(gan)动了(le)社员们(men),可(ke)是(shi)社员们(men)不知道(dao),其实是(shi)他(ta)们(men)感(gan)动了(le)陈(chen)学亮。 原来,就(jiu)在(zai)谷子降价的那(nei)一个月,所(suo)有人都担心自己(ji)要(yao)赔钱,可(ke)是(shi)居然没有一个农户(hu)找到陈(chen)学亮,要(yao)求他(ta)必须按照(zhao)原价收(shou)购自己(ji)的谷子。

陈学亮:他(ta)们都知(zhi)道我那(nei)年肯(ken)定要赔钱(qian),我本来以为发现这(zhei)些农(nong)民会到我那(nei)去闹啊, 我本来想可能(neng)会是(shi)这(zhei)样(yang),但是(shi)真的没有,一个都没有。按理来说,我收完别人(ren)的谷子应(ying)该给他(ta)们结(jie)帐的,就(jiu)应(ying)该给他(ta)们付款,但他(ta)们没催(cui)过(guo)我。

记者:都知道有可能(neng)这一年的血汗钱就没有了。

陈(chen)学亮:对。

记者:但是(shi)没有一(yi)个人(ren)去(qu)催你。

陈(chen)学亮(liang):没人催我。

这样一群淳朴善(shan)良的人啊,他(ta)们的信任深深感(gan)动了陈(chen)学亮,他(ta)告诉自(zi)己绝(jue)对不(bu)能辜负大家。

那一年,陈(chen)学(xue)亮将要面(mian)临200多万元的损失(shi)(shi),为(wei)了把损失(shi)(shi)降(jiang)到最低,陈(chen)学(xue)亮开始在(zai)销售上大(da)做文章。他找到很多电商平台(tai),给产品(pin)换精美礼品(pin)包装,走(zou)线上销售,而就连谷子脱壳之后剩下的谷糠,都被他利(li)用起来。

陈学亮:就把它做成这种颗粒饲(si)料,本身只能(neng)(neng)卖5角钱(qian)一公斤的(de)谷糠(kang),也能(neng)(neng)卖到2元(yuan)多(duo)一公斤了。我们(men)谷糠(kang)做出来(lai)的(de)枕芯(xin)。

记(ji)者:连枕(zhen)头都想(xiang)到了。

陈学(xue)亮:对。

记者:这个枕头你卖多少(shao)钱。

陈学亮:这个枕(zhen)头(tou)我们目前(qian)在(zai)市面(mian)上零售80多元钱一对(dui)。

记者:挺贵(gui)的(de)。

同时,陈学亮还引进这台新的碾米设备,他希望通过低温碾米技术把谷子价格提高三分之一。

除了(le)(le)(le)谷子谷糠,谷草(cao)陈(chen)学亮也(ye)不能放过。去年的(de)谷草(cao)只(zhi)有20多元(yuan)一亩(mu),今年涨到(dao)了(le)(le)(le)50多元(yuan),私自卖掉谷草(cao)的(de)老孙他(ta)们(men)都觉得自己赚了(le)(le)(le),可陈(chen)学亮却说他(ta)们(men)亏了(le)(le)(le)。

记者:这个驴跟你还挺亲的。

陈(chen)学(xue)亮:对啊。

记者:给(ji)它起(qi)个名字(zi),叫啥,叫谷子。

陈学亮:叫谷(gu)(gu)子,谷(gu)(gu)驴(lv)。

今年,陈学亮建立了一个养驴场,而且他还打算建一个养羊场,让社员们不卖谷草,就是想把谷草喂驴喂羊,这样不仅能把产业链循环起来,经济效益也比单纯卖草强得多。用自己的谷草搞养殖,成本比别人低,更容易赚钱。

今天(tian),最后一块(kuai)地(di)终于收割完了(le),果然,一计算亩产,还(hai)(hai)是(shi)照老孙还(hai)(hai)是(shi)差(cha)了(le)一截(jie)儿。

陈学亮:比孙哥(ge)的肯(ken)定要低一些,大概在520公(gong)斤亩(mu)产。年初我给你打(da)的赌我又输了,我想我们今(jin)年肯(ken)定产量比你们高。

孙明国:你继续(xu)输(shu)就行了(le)。

记者:你觉得明年谁能输,谁赢。

孙明(ming)国:我明(ming)年还叫(jiao)他输(shu)。

陈(chen)学亮:明年产(chan)(chan)量的冠(guan)军,我奖励2000元钱(qian),除了产(chan)(chan)量冠(guan)军以外(wai),我这再放(fang)5000元赌注(额外(wai)奖励)。

孙明国:明年你就(jiu)准备那7000元钱给我就(jiu)行(xing)了。

今年,合作社谷子产量达(da)到5000吨,销售(shou)额预(yu)计突(tu)破2000万元。在我(wo)们(men)采(cai)访的最后一(yi)天,陈学亮愿赌服输,请(qing)大家(jia)喝酒吃(chi)肉。

现场:丰收(shou)了。

王焕平:从2011年开始,张(zhang)家口(kou)市援疆(jiang)干部人才把第一粒张(zhang)杂(za)谷(gu)种子(zi)带到(dao)(dao)和硕县(xian),2013年,陈(chen)学亮同志又带领(ling)大家成(cheng)立了(le)专业合作社(she),直接带动种植(zhi)农户(hu)150多户(hu),容纳本地劳动力就业达到(dao)(dao)2000多人。

天山脚下,这(zhei)些善良的(de)人们用他们的(de)汗水浇灌这(zhei)片(pian)美丽的(de)土地,而对于(yu)陈(chen)学亮(liang)来说,较劲也(ye)好,认(ren)输(shu)也(ye)罢,农民的(de)笑脸才是(shi)他最(zui)大的(de)财富。

原文:蔬菜 > 蔬菜种植视频:[致富经]陈学亮:小伙老汉对着干 一年收入2000万

网址(zhi):http://ptyyd.com/shucaizhongzhi/201029837.html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致富经]郭桥和:赌光千万家产后靠养泥鳅鱼苗再赚千万
扩展阅读:

[蔬菜种植视频][致富经]陈学亮:小伙老汉对着干 一年收入2000万  视频来自:CCTV农广天地[致富经]小伙老汉对着干 一年干出2000万 20171012他的粉丝有很多,他的对头也不少。一边壮小伙儿,一边倔老汉,丰收时节对着干...

[蔬菜种植视频]日光温室建造技术(西藏篇)[农广天地]  视频来自:CCTV农广天地[农广天地]西藏日光温室建造技术(20151214)本片主要向观众朋友们讲述了在西藏是如何建造日光温室的具体情况,这其中包括日光温室的选...

[蔬菜种植视频][致富经]赌光家产后靠养新鱼种发家 20160524视频转自:CCTV7央视七套致富经官网致富经:赌光家产后靠养新鱼种发家他二十多岁开始创业,6年就赚了1000多万元。2004年,他迷上了赌博,2年多时间,不仅输光了家...

[蔬菜种植视频]魔芋的采收与加工技术[农广天地]  视频来自:CCTV农广天地[农广天地]魔芋的采收与加工(20151231)《魔芋的采收与加工》  本片向观众朋友们介绍了陕西省安康市岚皋县种植魔芋,加工魔芋的情况。岚...

[蔬菜种植视频] [致富经]白手起家 小伙赚千万(20150812)视频转自:CCTV7央视七套致富经官网 2008年,何鹏飞退伍回来后,在霍山县的一家国有企业上班,但他满脑子都想着创业,总觉得自己能成为一个商界大拿。工作...

[蔬菜种植视频] [致富经]“葛疯子”刨根刨出亿万财(20150525)视频转自:CCTV7央视七套致富经官网 人人都说宋剑春怎么也翻不了身了,不久,宋剑春带着妻子搬出了家,住进了一座满是坟头的荒山,有人觉...

[蔬菜种植视频]紫色山药种植,新型职业农民何银河种山药含保健功能[科技苑]  视频来自:CCTV农广天地 新型职业农民何银河:紫色山药含保健功能,是真的吗? 可以生吃的紫色水果山药口感和味道都...

[蔬菜种植视频]青线椒1号,线椒种植技术[农广天地]  视频来自:CCTV农广天地 [农广天地]青线椒1号种植技术(20150302) 线辣椒是一个制干椒的品种,口感微辣。青海省线辣椒的栽培面积比较大。...

[蔬菜种植视频] [每日农经]富硒的“金殿玉菜”受欢迎(20150317) 紫干精霜脆,黄花黛雪娇;黑松争黑白,同是楚中翘。这首诗赞美的就是产自湖北的一种蔬菜—红菜苔。因古时候进贡朝廷,当地人又称它为...

[蔬菜种植视频] [每日农经]百姓餐桌离不开的雪地金花(20150317)   出境记者来到安徽淮南,受到当地人的热情欢迎,而这次记者却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一束可以吃的“鲜花”,那么这个花为什么可以吃,它又是...

整站推荐:
致富要有的“三只眼”
眼光,是人们对事物性质的判断,对事件发展前景的预测。一个人的眼光如何,往往决定着事业的...
未来农村什么人最赚钱?在农村只有这5种人将最赚钱!
种植养殖都是赚辛苦钱,干什么赚钱,种玉米、种水稻、种蔬菜、种果树、搞养殖?都不是。什...
未来十年,有机农业原来有这么多赚钱机会!
2017年7月,中央深改小组第37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创新体制机制推进农业绿色发展的意见...
养猪不赚钱?换个品种,年赚百万
近些年猪肉价格持续起伏变换,养殖户常常的苦不堪言,许多养殖户不得不另觅出路。下面具体...
在农村做这十个项目,又有补贴又能赚钱
近几年农村出台了很多好政策,国家更是积极扶持农业政策,支持农业向资源节约、高效生态转...
这10种最实在的赚钱办法教给你,农民要看看
赚钱是我们每个人的想要的,这10种最实在的赚钱办法教给你,农民要看看! 1、田园欢乐谷田园...
同类推荐
蔬菜 蔬菜种植技术 蔬菜价格行情 蔬菜新闻资讯 蔬菜品种 蔬菜种植视频
相关分类
水果蔬菜种树养猪种树种植技术养牛水产农作物养鸡养猪养殖技术养羊药材蔬菜种植技术农作物种植技术养牛养殖技术水产养殖技术养鸡养殖技术特种养殖兔子泥鳅养羊养殖技术黄鳝药材价格行情养兔奶牛菊花蝎子蔬菜价格行情杜鹃花水果种植技术蚯蚓蜜蜂君子兰鹌鹑蘑菇竹鼠鸭子狐狸养猪价格行情苹果栀子花蝴蝶兰养鸭特种养殖技术鸵鸟养猪猪病防冶土元龙虾梅花鹿茶花月季花水蛭养鹅水貂农作物价格行情野猪牛蛙豪猪玉米孔雀鸡蛋发财树奶牛养殖技术桂花甲鱼蜈蚣兰花水产养殖行情火鸡葡萄绿萝养蜂刺猬药材种植技术黄粉虫养蛇茶叶肉鸡小麦山鸡大闸蟹水产养殖视频水果新闻资讯长毛兔獭兔向日葵水稻虎皮兰吊兰肉狗长寿花梅花养牛疾病防治螃蟹养鸡价格行情辣椒水果价格行情